加拿大28提前开奖神器

您的位置 : 91文学网 > 小说库 > 穿越 > 才子逍遥录

更新时间:2021-03-23 12:02:09

才子逍遥录 连载中

才子逍遥录

来源:其它作者:堵上西楼分类:穿越主角:傅小官虞问筠

主角是傅小官虞问筠的书名叫《才子逍遥录》,它的作者是堵上西楼创作的穿越重生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有幸穿越了,还是生在地主家,此生不缺吃穿却也不想混吃等死,所以傅小官随意的做了些事情,没料到产生的影响如此巨大。皇帝要让他官居一品,公主要招他为驸马,尚书府的千金非他不嫁,荒人要他的头,夷国要他的命,樊国要他的钱……可是,傅小官就想当个大地主啊!...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宣历八年,五月初一,春光渐褪,夏花锦绣。

朝阳被院子里的那颗老榕树茂密的叶子切成了一片一片,轻飘飘落在了地上,也有那么几片透过窗棂洒在了傅小官的脸上。

那是一张白皙清秀略带稚嫩的脸,只是那双眼睛看着窗外疯开的野花,凝眉间视线仿佛有几分重量,便见某一簇野花微微的弯了弯腰。

这是重生了——傅小官醒来两天,整合了这个身体原本的记忆,哪怕他觉得无比的荒谬,但活生生的现实告诉他,这一切都是真的。

“也好……!”

“一切都已过去,也算是……解脱了!”

他微微展开了笑颜,嘴角翘起,眼里如刀般锋锐的光芒敛去,便平静的如一泓秋水,那般的深邃,哪是一个十六岁地主家的傻儿子会有的神蕴。

这也是春秀觉得奇怪的地方。

春秀觉得少爷醒来就像变了一个人,当时少爷睁开眼的那一瞬间,春秀被那眼神生生的迫退三步,小心脏砰砰的直欲跳出。

那一刻,她感觉如坠冰窖。

那一刻,她甚至连呼吸都已停止。

如刀般的眼神向她劈来,落在了她的脖子上,然后消失不见。

她愕然的张开嘴,再看向躺在床上的傅小官时,那双眼睛已徐徐闭上,似乎……刚才那一切并未曾发生,只是自己担心少爷太过紧张了?

春秀端着一盆水从廊间走来,这两天少爷恢复了少许,那双眼睛再没有给她如刀般的感觉,只是经此一事,少爷似乎成熟了很多,令她微微感到有些陌生。

这不是她关心的事,只要少爷安好……那便一切都好。

……

水盆放在架子上,傅小官走了过来,伸手就从架子上取下了毛巾。

春秀愣了一下,小嘴儿微翕,“少爷……奴婢……”

“我自己来,谢谢!”

傅小官随意的说着,将毛巾放在盆里,便看见春秀那张小嘴儿张得愈发的大了。

他笑了笑,拧着毛巾洗了洗脸。

春秀的一双小手紧紧的拽着衣裙,她紧张的问道:“少爷,是不是奴婢哪里做得不好?”

“不是你的问题,是我的问题……我还不是很习惯。”

春秀没有听懂,少爷这一番简单的举动让她很不习惯,尤其是谢谢二字,令她陡然极有压力。

服侍了少爷足足十年,少爷的起居全是她一手操办,稍有不顺虽然不至于打骂,但给的脸色却少不了,今儿个少爷居然说出了谢谢,他是怎么了?

作为临江城首屈一指的大地主家的独苗少爷,傅小官这个名字很是响亮。

当然不是因为文采或者武功,而是傅少爷一掷千金的豪放,还有声色犬马的荒唐。

十二岁酗酒,十三岁上青楼,十四岁扬言要娶怡红楼的花魁樊朵儿,十六岁——就是两个月前,他带着一帮狐朋狗友在临江楼小聚,却没有料到大祸临头。

在临江城横着走的傅小官遇见了据说从京城来的户部尚书之女董书兰——当然,事发当时傅小官并不知道她是董书兰。

她穿着一袭白衣,围着一面纱巾,静静的坐在临江楼的临窗位置,面前煮着一壶茶,摆着两个杯,似乎在等人。

傅小官喝得正酣,忽有尿意,于是他起身走出了包间,一转头,就这样看见了董书兰。

这就要怪那一缕从窗外拂来的春风了。

傅小官当时并没在意,就在他的视线从董书兰的身上收回时候,那一缕春风正好,掀开了董书兰的面纱。

傅小官的视线落在了那张脸上,他顿时忘记了尿意。

那一刻他的心跳加速,那一刻他忘记了怡红楼的樊朵儿,那一刻……他走了过去。

“小娘子,我要娶你为妻!”

董书兰吓了一跳,她见过的公子哥儿多了去了,这么直接的却是第一个。

她当然并没有因此对傅小官多看一眼,她倒了一杯茶,吹了吹,浅咀了一口,然后起身,正要离开,傅小官却好死不活的拦住了她,甚至伸出了一只手,想要抓住她的手臂。

“砰……!”

“啊……!”

“嘭……!”

三声。

董书兰没有看向窗外,她淡淡的对身旁的侍卫说道:“查一查,如有恶事交官府办理,如无恶事……如此孟浪,教训一番,别弄出人命,扫兴……另约秦老吧,改在临江书院。”

……

临江一霸傅小官被人从临江楼的二楼给丢了下去,傅小官的爹傅大官在知道消息的第一时间就知道他这独苗儿子这一脚踢在了铁板上。

作为临江首富,傅大官的结交当然广阔,但这次,临江知府刘之栋却没有见他,随后,他通过刘之栋的幕僚柳三爷知道了对方的身份。

他在那一刻马上作了三个安排:

首要,他修书一封交给了大管家黄微,令他马不停蹄去京都金陵,金陵秦淮河上有一首画舫名为红袖招。

其次,他从书楼里拿出了一副珍藏的墨宝,令傅家的教习陈老夫子带去了临江书院,请秦老鉴定其真伪。

然后,他安排二夫人带着来自京城的珠宝珍品去拜见了知府夫人。

这一切安排完之后,他独自一人来到了大夫人——也就是傅小官他娘的墓前,上了香蜡,静坐到天黑。

就在这忐忑之中,傅大官渡过了有生以来最煎熬的两个月时间。

这两个月里,傅小官被禁足,直到十天前的那个晚上。

那个晚上月黑风高,傅大官莫名心悸。

当大雨落下时,他再也无法安坐,带着数名护院去了傅小官的院子。

榕树依旧,房间里灯火微黄,春秀和十名护院躺在地上,儿子不见了。

傅府所有人被派了出去,傅大官坐在门槛上,简单的吩咐了一句:“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偌大的傅府此刻就只剩下他一人。

“我终究还是害了他……”

……

在这一晚的后半夜,傅府家丁在后山山涧找到了傅小官。

谢大夫仔细的查看了傅小官伤势之后,一声叹息,对傅大官说道:“除非……奇迹,否则……准备后事吧。”

傅大官那张胖乎乎的脸顿时涨红,他一把抓住谢大夫的衣襟,猛的将他给提了起来,凶狠的问道:“我儿子,他究竟死还是没死?!”

“没、没、没……”

傅大官松手,一步冲到床前,大吼:“把临江城所有的大夫,全部给我找来!”

没有人知道,曾经的傅小官确实已经死了,但现在的傅小官,又活了过来。

无论如何,是活过来了。

傅大官提在嗓子眼的那一口气,这才终于咽下。

他又去了大夫人的墓前,上了香蜡,坐了一宿。

“你说,我这辈子没有当上大官,儿子能当个小官就行。”

“可他……真不是读书的料啊。”

“夫子上课他就打瞌睡,叫他一看书他就头疼……为了他,我开设了傅府书院,请了临江城知名的先生,甚至还请了临江书院的秦老,当然,秦老没请动,却也请了李老先生。”

“无一例外,没有哪一位先生能够呆上旬余,最终都放弃了。”

“去岁乡试,我让他去参加了,中了秀才……银子花了五千两……银钱不算什么,这也算是有了功名。”

“我没打算让他去县衙当个师爷什么的,我只是想让他沾点文气,有个秀才身份,多与文人结交,洗去这一身的鄙习……才好掌管这偌大的家业啊。”

“这么些年,我寻思着给他留下的家产,保他一生富贵也就行了,这孩子虽然小恶不少,但终究还是不敢有大恶的,我本也放心,却没有料到出了这么个事。”

“经此一劫,希望他能明白一些事理吧。”

……

傅小官见到了他“爹”

洗漱之后,春秀端着早点进来,傅大官紧随其后,因为春秀说少爷已经能够下床,精神儿看起来……不错。

傅小官看着傅大官,眼里有些迷茫。

傅大官看着傅小官,眼里满是溺爱。

“儿啊,你起来作甚?快去床上躺着,春秀喂你。”

傅小官还没来得及说点啥,傅大官又道:“张神医说了,你这伤伤在脑袋,需要静养……嗯,别的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爹这些日子想了想,你既然对樊朵儿有意,爹就给她赎身,但是她只能是妾,在你未娶妻之前,让她先服侍你,如何?”

傅大官没有说张神医对他很慎重的说的那句话:后脑勺被重物击打,此后,极有可能留下后遗症,也就是……变傻。

现在看来还没有后遗症,这也是傅大官急着过来看看的原因。

傅小官愕然片刻,笑了起来。

“……这事儿不急,我也没啥大事,只是虚弱了一点。”他看着春秀端着的盘子上的小米粥苦笑道:“咱家,不缺银子吧?”

傅大官一愣,“不缺啊。”

“那这生活能不能开好一点?”傅小官指了指小米粥。

“张神医说,虚不受补,当以清淡为佳,听神医的,没错。”

“这玩意没营养,我需要吃点好的,比如……老母鸡炖人参。”

春秀这才觉得以前是自己的错觉,少爷,果然还是没有变的。

小说《才子逍遥录》 第1章 地主家的傻儿子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